地表最快,真气动公路车合集!





其实气动公路车出现的历史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久远,但是在有限的时间里,车架无论是从基本的管型、还是整体的气动规划理念都经历了长远的发展。气动车其实就是在公路大组车的基础上加入了计时车的元素,在刚性与重量间找到平衡,在纸面数据上来看,似乎是一款“全能”(爬坡?当我没说过)公路车选择。

气动车存在的意义就是让除了人以外的最重要元素(车辆)风阻最小化,因为人的姿势、穿着甚至一个手势都会对风阻产生影响,但每个人的体型、耐力亦都不尽相同,因此无法规范出一个最“标准”的骑行姿势。




隐藏夹器以减少风阻

当年衡量车架的三个重要的指标——刚性、强度、重量,随着科技的进步已经基本都能得到满足,UCI的6.8千克的限重在现在来看也不是遥不可及的,甚至一台非顶级的车“捯饬捯饬”也能轻松跃进6.8大关。因此,空气动力学则作为一个分支,变得举足轻重,大部分的厂商设计新车时都会参考风洞数据,闪电甚至自建了一座风洞实验室。按照实验数据,大致还是能看出不同品牌走的路线——窄、翼型管型,内走线或是全部集成走线已经成为大势所趋。




Kammtail Virtual Foil,被习惯称为卡马条或虚拟尾翼

是时候列出一些“当红炸子鸡”气动公路车,让大家看看,现在的气动设计已经走了多远。




Storck Aerfast Platinum

一万多英镑折合多少来着?反正怎么着也要10万才能拿下这辆车,这对我等穷苦百姓来说只能算是毒物,但对于土豪们来说却可能是一笔很值的投资,你能得到一款6.5公斤的得力武器,这款车甚至具有媲美耐力赛Endurance级别的舒适性。在23的时速下你并不会感受到这辆车和其他车的差别,但是随着速度的提升,这辆车的空气动力学造诣开始展现。




Cervelo S5

长久以来这辆车被认为是最快的气动公路车,今年Cervelo S5进行了进一步的设计优化,提高了头管与立管的侧向刚性,并将头管高度降低,使得车手能够获得一个更加气动的姿势,Cervelo还开发了自己的气动车把,并能与常规的把立兼容。




Ridley Noah SL

上一代的气动车型型号为Noah FAST,整车包含了大量创新的气动技术,包括了开槽的前叉和新的坐管,整合的V刹能够平滑气流。这个比利时公司称新的Ridley Noah SL比上一代更轻,车架重量达到950克,创新的F-SplitFork技术使得整个管型更具气动增益,但是集成的隐藏式V刹取消了,更换为常规的C型夹器。




Pinarello Dogma F8

这辆Dogma F8是Pinarello联合Team Sky天空车队和Jaguar捷豹汽车合作开发的结晶,也是Pinarello第一款气动车,在F8的辅助下,Froome赢下了环法自行车赛(尽管我们认为Froome骑什么车都会赢)。F8使用了FlatBack管型,管型采用了Kamm收尾设计,Kamm收尾意味着圆形的迎风面和截断的离风面。Pinarello将F8的立管水壶架安装孔下沉,使其进一步被下管隐藏,减少风阻。




Canyon Aeroad CF SLX

第二代Aeroad CF SLX的设计灵感来自计时车SpeedMax,整车具有剃刀般锋利的轮廓和气动的低风阻车把,Canyon对新车的设计重点在于减少迎风面积,因此我们能看到新车的头管狭窄并且为沙漏型,在计时车SpeedMax上使用了Trident管型以及包裹后轮的立管来减少风阻,和使用隐藏式夹器的气动车不同,Canyon使用了Shimano常规C型夹器。




Specialized Venge ViAS

与旧款Venge相比,新款的Venge ViAS更加颠覆,一套全新的夹器非常有趣,集成在车架内部以减少空气阻力,夹器使用了特定的卡钳,据称“零阻力”,和其他的气动车相似,整车采用了全车内走线,减少外露线缆带来的拖拽。




Scott Foil

Foil可以说开启了气动车关注舒适性的先河,将空气动力学的设计元素与常规自行车相结合,是进化,但并不能算是革命。整车拥有较小的后三角和整合在上管内部的坐管夹,后夹器被安置在五通下部。之所以说这辆车关注舒适性,是因为这辆车不但在德国杂志上获得“最佳舒适气动车”的奖项,Mathew Hayman也使用了这辆车征服巴黎鲁贝。




TREK Madone

作为一个全能型公路车,这辆Madone已经得到了全套的气动改造,最为核心的IsoSpeed断开器为Madone带来了舒适性,整车使用了Kamm虚拟尾翼管型,和Specialized Venge ViAS一样,Madone也使用了TREK自行开发的夹器,夹器被隐藏在前叉与后上叉,全车内走线十分简洁,头管的襟翼能够在前叉转动时开合。




Merida Reacto

这才是Merida旗下的纯种气动车型,车架具有NACA机翼的轮廓形状,并也采用了Kamm虚拟尾翼设计,减少空气在离开时的拖拽,并能在更多的偏航角范围下获得更稳定的气动优势。相比于其他气动车型,气动造型的扁平立管、内走线、隐藏式后夹器,使Reactor更像是一辆计时车。




Canyon Ultimate CF SLX

Canyon将最新的Ultimate赋予更多的气动内涵,相比于上一代,新型的D型下管、坐管和坐管夹能够带来10%的气动提升。虽然这辆车无法撼动Canyon Aeroad的气动地位,但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的公路车车型,不管是不是气动车,都会在风洞中设计,已获得气动效益的最大化。




BMC TimeMachine TMR01

自2013年发布以来,TimeMachine成为了BMC既TM系列计时赛车型后对空气动力学最为透彻的一款车型,车架主要管型采用了截短的设计,但与Kamm尾翼有所不同,为了减少车架零部件,例如夹器上的空气湍流,BMC在车架的前部设计了平滑的凹槽,称之为TripWire技术,延迟了气流的分离,保持空气尽可能的服帖,以此减少阻力,本质上和高尔夫球上的凹坑原理相似。




Giant Propel Advanced

Propel Advanced SL3自问世起便广受推崇,车架的核心是Giant的AeroSystem整流技术,在计算机流体力学CFD与风洞测试数据的结合下,作为设计依据,将每一毫米的管型仔细塑造。水壶加位置由原有的曲面变为水平,Giant Propel也号称是当年唯一一款带水壶架进风洞测试的车型,也一直享有“地表最快”的称号,尽管很受争议。
(文章摘自单车志)




全部回复 0

回复 登录 | 注册